小家伙

只是一个梦

只是想记录下来这个梦。


我只是静静地走在一条被路灯照亮的夜路上,驻足在一家餐厅的门口,和正常动作无异地拉开门的把手。


然后,我听到了很多声枪响。

就算倒在了地上,我还是能看到他和他们的长相。

我好像能听到血液从身体中汩汩而出的声音。

声带好像还能发出声音。

我却没有呼救。


我好像还有一封信准备投递。

邮筒就在穿过餐厅后门的街道上。

我试着从包里抽出那封信。

然后我再也没有力气请求谁帮我邮寄它了。


惊醒。

原来我也恐惧死亡。


[响优] 三人行

是为了之后铺垫而且比较想写写优和千秋开始的这段,所以虽然标着响优但是伊集院暂时还只是以漫画家形式出现。

这是个长长的故事,但是我还没有来得及写完,所以就稍稍放几个已经写完的片段上来。有些需要改动的就不放上来了。

依然是渣文笔渣情节渣日常,慎入。等所有都写完了再发上来。


Of all my companies,at least one can be my teacher.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这是中国的一句老话。

吉野千秋,羽鸟芳雪,柳濑优,这三个人的组合,与其说奇怪,不如说,这是一个奇特的组合。

天然呆的吉野千秋,稳重细心的羽鸟芳雪,看似对什么都毫不在意却意外地...

[响优] 为什么,是我就不行

为什么,是我就不行?

像是把这十五年来的委屈都集中在一根细细的水管里,在压力的驱使下一起从细口中猛烈迸发出来。

门被砸上了。
心中所有的希望和门外的空气一起,与自己相隔得仿佛有两个世界那么远。

柳濑优捂着被拍红的侧脸,无力的身体在重力的作用下沿墙边滑到地上,倒不如说是坠到了地上,像是那坠落在地上,碎得无法修补的心。冰凉的墙壁和地板,此刻像是冰柜内壁一般,无一不与自己全身的血液进行着热量交换。心脏像是血液被抽空了氧气供应不足似的揪紧着,疼痛着,嘛,会不会停止跳动呢。也许不会,因为,它大概已经不在自己胸腔里了啊。

这时候却是连想哭也哭不出来了。整个身体像是一个膨胀到极限的气球,却找不到没有发泄的出口。因为如...

[响优] 梦

柳濑优做了一个梦。


红瞳综发,那是另一个自己。他嘴角上扬着站在一脸茫然千秋面前,笑着说“对不起,千秋,我没法再守护你了。”但是那个笑容,却比哭还难看。像是拉动起笑容的肌肉被什么麻痹了一般,笑容僵硬而又悲伤。千秋呆愣了一下,另一个自己连千秋犹豫的机会都不给,转身离去。


柳濑想要抓住那个自己,他不想看到千秋那样手足无措的表情,他向前追去,却看到了另一个自己和伊集院并肩走在了一起。


柳濑停下脚步恍惚地望向两人,不自觉地伸出手想要抓住另一个自己,却扑了个...

[响优] 昨日今日

I leaveuncultivated today, was precisely yesterday perishes tomorrow which person ofthe body implored。我荒废的今日,是昨日殒身之人祈求的明日。 


 你所浪费的今天,是昨天死去的人所奢望的明天;你所厌恶的现在,是未来的你回不去的曾经。高中时代,是许多人厌恶的现在,却也是许多人回不去的曾经。对于柳濑优,吉野千秋,羽鸟芳雪来说,高中时代的时光并未荒废,更加不是厌恶的心情,而是时间轨迹里最珍贵的财富之一。


吉野千秋侧着身坐在...

[绿高]吊桥效应

*渣文笔渣情节总之渣请慎点。


整个空间一如既往地充斥着球鞋摩擦地面的声音和篮球落地时的声响,以及所有声音混杂在一起在空气里荡了一圈,似乎和空气分子共振以后又回荡至耳膜的声响。本就宽敞的秀德篮球场在声音的渲染下似乎显得更加空旷。

由于只是训练,所以大部分人集中在其中一个篮筐下进行自主练习。另一个半场在介于三分线和半场线的位置只有一个手臂前伸投球,整个身子却没有因为反作用力太过后仰的,与其说是人,更不如说像个精准计算好投球曲线的投球机。

“嘭。嘭——嘭”
不用看也知道进了,但是绿间却轻轻皱了皱眉头。

是因为这个球偏了一点点,并未如绿间所愿不是个空心球吗?大多数人,都会这么猜测的绿间皱眉的原因。然而绿...

© Stronger | Powered by LOFTER